LOOKINglass

【希霙】【希夏】孤岛

        “诶?”希美诧异地看着那个孩子将双脚浸在粘糊糊的泥土里。
       “不会嫌脏的吗?”
       女孩儿只回头瞧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她的裤腿卷的很高,雨水不断地打在她的腿上。她感到舒服时,会用脚趾抓一抓地上的泥。
       “看起来好松哦,这泥。”希美在她身边坐下来,她没有挪开的意思。“都从趾头缝里面挤出来了。”
        好像意识到什么,霙把头一埋,害羞起来。
       “铠塚小姐喜欢下雨天吗?”丝毫没在意她小动作的希美这样说着,望着连绵的阴云。
       “……不能说很喜欢吧”她将脚趾戳进土里。
      “我小时候很喜欢下雨天哦。”
       “?”
       “因为可以穿着雨靴啊,雨衣什么的。小时候超喜欢踩水洼的。”
        “不会被大人们说吗?”
        “我爸是不喜欢我这样啦,所以以后下雨天都是他开车来接我。不过他经常很忙,我还是可以很开心地踩着水回家。”
         “不过等年龄大一点就不穿这些了,无论是大人不让还是心里向往成熟所以跟自己闹别扭什么的,都没有像小时候踩过水了。我倒是很羡慕霙哦,可以很舒服地做着这种事情。”
         “羡慕?”
         “嗯。”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趾缝间的粗糙感越来越模糊,倒是泥水更肆意猖狂地溅上她的脚踝。原本埋在泥里的草根露了出来,白嫩嫩的,有些刮脚。
         她想着等天晴了,一定会有许多不认识的菌类从草里长出来,还有很多的蜗牛和蚯蚓——都是粘糊糊的东西,霙虽然觉得蚯蚓的样子有些可怕,但是它却很温和。
         要是有阳光,草地一定是亮晶晶的。
         “不冷吗?”希美问她,“雨下大了哦,即使是贪凉快这样下去也会生病吧?”
         她摇摇头。
         “我要等雨停。”
         “诶,为什么?”
         “雨停了,等泥巴干了掸一掸就能弄掉了,不会把地板弄很脏。”她顿了下,说,“佣人太太是这么说的。”
          “哪有这样的嘛……”
          “我不是一开始就喜欢这样的。”她说。
          “……”
          “那天也是这样的,雨很大。”她指向草地的另一头,“那以前是猫窝。”
           “我想偷偷地把它抱进屋子里面,为了不弄脏鞋子而挨骂,我脱掉了鞋子然后走进了草地。”
          “因为猫一直叫,被刚刚好经过的佣人太太发现了。她不想让我进去,只丢给我一把伞让我等雨停了再说。我怀里抱着猫,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后来我发现这样也不错,猫很乖地窝在我的怀里,脚虽然踩在泥泞里但是冰冰凉凉的,很舒服。虽然会越来越冷。”
           “雨停了好一会儿,她才让我掸干净泥然后进屋去,还是不允许我把猫带进去。”
           “……””
           “然后我想,要是这样的话我干脆就多待会儿好了。”
           “会生病的呀。”希美轻轻地说,她想着去摸摸霙的头,不过放弃了。“等会儿记得洗个热水澡哦。”
           “……”
           “死了。”
           “什么?”
           “被毒死了,猫。”
           “佣人太太说是被邻家的小孩弄的。”她使劲抓挠着,草根翻了出来。
            “……”
            “对不起。”
            她觉得左臂热乎乎的,希美搂住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
           “我没在伤心。”她缩起来。
           “可我觉得,你一直很伤心哦。”
           她突然觉得有些生气,她瞪了希美一眼,后者却凝视着远方一望无际的阴云,灰色的眼睛闪着微弱的蓝光。她没有把手放开。
            霙不再说话了。
           雨还在下着,也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
           “明明就是夏天,雨为什么要下这么长时啊?”希美突然开始抱怨。“也不知道夏纪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要是回来了,车也会被弄的很脏的。”
           “……”
            “和她关系很要好呢。”
           “夏纪吗?她是个混蛋。”
            霙却分明看见希美笑了,就连眼睛里也有笑意。她不想继续下去了。
            “不过她一直说我才是最混账的人。”
            是的呀。尽管不是很喜欢夏纪,但霙再心底附和着她。
            “算了,别等她了,我烤了饼干,刚刚还一直找你来着。那家伙,尽管没有寒症但是超喜欢吃热的。”
            “应该还趁热吧?”她站了起来。霙这时才闻见来自饼干的香甜,夹杂在冷冽苦涩的空气中,吸一口也要刺痛鼻子。
           “要热茶吗?”
           “嗯。”她想了想,说,“谢谢。”
           “我尽量快哦。”
            她离开了,木地板传来脚步声的闷响。
           希望雨别停,多待会儿就好了。
            听见屋里电水壶的呼噜声响起时,她放心地痛哭出来。





TBC (?)
后记:
          嘛~应该不难发现这里用了一个和原作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吧……就是想写一个关于孤独的人们组合在一起的故事…设定是在乡间的小洋楼里独居多年的房主铠塚霙和房客希美夏纪之间的故事啦……当然还有元气好朋友优子的说。(话说修罗场真刺激【并不)如果有可能的话会用更多篇幅去展现这个我心中的故事,我心中的世界以及我心中的希霙啦。还希望这种改世界观改设定还希望能尽量不ooc的故事能够被读者大大接受并且寿终正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