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lass

周更(?)丢人写手
想把最好的东西放送给大家!

【毒哈】Summer , Akham Knight and rock rose

                   说真的,其实艾薇挺喜欢这种温度的,热烘烘的,有带着点湿气的空气让她微微流汗,感觉很舒服—尽管这里不是热带雨林而是哥谭平民窟一所破烂的老公寓,夏天的高温让这里尤其臭气熏天,惨烈的阳光仿佛要剥落这里的每一层墙皮,电风扇懒懒的转着,强行搅动着这死水一般的炽热的胶着的空气。
     
      
      
          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忍受这些的,你知道,这么高的温度总是让人尤其焦躁——对,在这种变态的温度下所有人都受不了,哈莉额头前的头发全汗津津的沾在脸上,她强行将自己拖出卧室,尽管窗帘都没拉阳光打在哈莉的脸上简直辣眼睛,她依然旁若无人地将自己从衣服中用力拽出来露出惨白的身体,狠狠地将T恤扔在毒藤脚下。
    
    
      
       “哈莉,我告诉你多少遍不要随便乱扔衣服?”大早上的对话总会以这种糟糕的开头呈现。还没等艾薇抱怨完,一条玩味的蕾丝内裤又甩到她的胸前。尽管内心里面默念过无数次Fxxk,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微笑你妹啊大早上的我光给你捡衣服了?没办法毕竟超脱了物种的毒青藤前身也是个人类,是个动物嘛,大热天也难免焦躁起来:“你妈妈难道就没有教过你好好脱衣服吗?难道还需要我教你?你就是这样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白痴?”   
       
   
     
           “是,是,是,”哈莉头都不回一下,敷衍的简直都看不见敷衍的诚意。“我妈妈有没有教过我脱衣服我早就他妈的忘记了,但是你说你要教我,这就很矛盾了,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从来不给我自己脱自己衣服的机会,”浴室里面传出水声,好像是为了让艾薇听的更清楚,她提高了嗓门:“小红,你真迅速,无论是带拉链的还是带扣子的还是什么都不带的.....”一个脏兮兮的抱枕飞过来直砸浴室的毛玻璃门,哈莉知趣的闭上了嘴——如果她不想被大卸八块的话。她摇摇头,为什么不让提嘛,我明明在夸她啊,真是不懂她诶,明明那个时候那么温柔......
        
    
        
          
          艾薇被哈莉这么一搅合,早就无法好好享受这宜人——不,宜藤的温度了。她看着哈莉的头发湿答答的,虽然散在胸前然而还是红黑分明,她在将自己套进一件并不合身的灰色T恤里面,稍一用力雪白的肩膀就从宽大的领口顶了出来。这件衣服是公寓原来的主人的,如果毒藤下达的指令无误,那么那个可怜的公寓主人已经坐上偷渡的轮船了—艾薇在心里祝福他能够平安到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谜语人那么幸运。猫女出卖了她们,搞得她们只能窝在这个破烂公寓里面躲避追捕,对哈莉而言,更加重要的是—没有空调,没有空调怎么活!原来的空调已经老旧的不能用了,但是现在这个状态再安个新的.....你确定送货箱子里面装的不是杯面?
     
       
      
            “帕米?”哈莉说着把头发全部都挽到脑后去,“能帮我把 Akham  Knight 放进那台PS4嘛~不要这样嘛小红你最好了么么哒!" 毒青藤拉长着脸默默地把游戏碟放进了她们在洗衣机里面缴获的PS4,不要问我为什么是洗衣机,但是这种事情一定和女人有关,她想。游戏碟插在累满蝙蝠侠漫画的书架子里面,被哈莉顺势缴获,可怜的公寓的原主人都没来得及拆封玩耍——要不是哈莉哭着喊着把那个把她做成穿洛丽塔风格的裙子的占山为王的傻逼的白痴游戏留下她早就把它掰成两半了—让毒藤对这款游戏如此暴躁深恶痛绝的原因其实是:这游戏把她做太丑了有没有!当哈莉刷出她的时候她的笑声简直要把这栋破烂公寓楼震垮,丑就算了吧,关键这一幕还是被Harley Quinn她本人刷出来的,简直丢脸啊有没有!本来平时强行制服这货就已经够麻烦了现在又要被这贱人嘲笑!还让不让藤当上面的了!
           
    
    
      
            尽管毒藤在内心问候了游戏制作者的全家几千次脸都快变回绿的了然而很难过还是要保持微笑,谁叫她是这里唯一的大人呢?哈莉呆呆的盯着读取界面,衣领子因为过于宽大而垂下来,惨白的胸口露出来,毒藤这才发现这货里面是真空的。天气太热了,她感觉游戏机仿佛发烫的厉害,空气都被灼烧的有些扭曲了。哈莉的汗腺是长在脸上嘛?艾薇看着哈莉脸上的汗顺着脖子流下来,而这货还是呆呆的盯着屏幕。傻逼,毒藤在心里骂着,还是悄悄地走到沙发后面,轻轻地抓起哈莉的头发,仔细地划分开红黑两色,再将它们扎成她脑后的一个团。其实吧,这游戏还是有点好处的,比如,让这个不安分的小傻瓜变得像只温顺的,或者,呆滞的小傻瓜。有时候毒青藤想着能不能在她打游戏的时候给她编一个奇怪的发型?她忍不住笑出声。又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将哈莉脸上的汗轻轻擦干净,尽管哈莉扭曲着脸像逃避妈妈给小孩洗脸那样顽强抵抗,但是为了玩耍...她还是妥协了,眼睛依旧盯着屏幕,蓝色的眼珠上映着电视上哥谭五光十色的夜景,真是,看都不看艾薇一眼。
           
  
      
         其实哈莉不放弃刷这个游戏还是有一定的理由的,比如,可以在游戏中操控自己啊!其实哈莉还挺喜欢那个洛丽塔风格的.....蕾丝内裤可以说明她的公举心.......还有一点,上一作实在是太烂了有没有!她自己出场没几秒就被抓回去了,这是要上天啊!早知道这样为毛还要建我的模啊这群智障!还有我的布丁呜呜呜呜.....死亡方式真的这么白痴嘛你们这些智障!诺兰不知道比你们高明多少倍!其实最大的一个原因——她在这游戏里面可是登堂入室占山为王的哥谭一方霸主啊简直爽!还有自己的DLC包简直高兴!所以每次毒青藤都像观看吸毒现场一样地观看她打游戏,把按键扒的啪啪响—尽管索尼的手柄一向质量好然而还是很担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上面有一丝裂痕,这货坏了就没法子换了。毒青藤还是有点害怕没有这游戏的日子,不知道无聊至极的哈莉奎因又要惹什么乱子。而且,打游戏的时候,至少她不会在意空调的事情了......  
           
     
      
           哈莉不知道艾薇也偷偷打过这游戏,但是……毒藤的手实在是太残了,搞得她直接想要摔手柄—做的丑也就算了,为什么游戏操作也是满满恶意啊!事实上,她不仅仅想要摔手柄,她已经这么做了,你应该知道手柄上的裂痕是怎么——好吧当我没说。本来就不是很喜欢老爷的她也不想强忍着打下去,何况游戏里面的自己居然辣艾薇本人的眼睛。哈莉的小迷妹性格,怎么说,挺到位的,不过毒藤就是不爽她喜欢别人,就像哈莉也不喜欢艾薇只和猫女在一起。
      
          
    
          “Fxxk I damn it!"哈莉生气地扔掉手柄,很明显,尽管自诩为游戏小女王但是这一代多样的操作还是让她有些蛋疼。她气呼呼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瞬间将自己的腿翘到茶几上,并且将自己推入沙发里面。
  
  
  
         “嘿嘿嘿!谁叫你把脚放在茶几上的?”毒青藤的妈癌仿佛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赶紧放下来,哈莉!”不过她的威胁并没有对沮丧的哈莉又太大作用,“不要!”哈莉用一只胳膊压着眼睛,对着天花板喊道。艾薇推她,她就装作是具尸体那样一动不动…没办法,艾薇盯住了她的脚,伸出手想要生拉硬拽地将她的脚扯下去,没想到哈莉对她的动作的反应这么大,她迅速地坐了起来,抽走自己的脚,正在拽着她的脚的毒藤突然向她那边跌去。
           
       
                 艾薇的脸突然埋在了哈莉的小腹的位置,隔着那件T恤她闻到了哈莉身上的混合着宠物香波和略酸的汗水的味道,这种潮湿温暖的香气让艾薇觉得很舒服,突然有种不想动的感觉。
     
         
       
           “帕米?艾薇?小藤?”毒青藤还没来得及从沉醉于那股气味的状态中恢复,就听到哈莉慌乱的呼唤声。她轻轻地用手指戳着毒藤的脑袋,试图将她快点弄起来。“帕米你在干什么啊快——”毒藤突然转过头,抬眼盯着哈莉尴尬的笑容,绿色的眼睛映着窗帘漏下的一丝阳光,黑色的瞳孔周围全是哈莉的倒影。
          
  
            气氛沉默了几秒。
  
   
            毒藤还是静静的盯着哈莉,这目光简直就像爬山虎死死吸住墙面那样吸着她不放。哈莉真的,很不习惯这样的气氛啊。如果是平时还能讲几句段子糊弄过去可是看着艾薇一脸要把她吃干抹净的表情她现在满脑子都是QAQ了。啊啊啊啊啊啊好尴尬啊虽然很喜欢她可是大早上的我还没吃东西就要干这事真的大丈夫嘛我的存档进度该怎么办啊真的好难过啊我都笑不出来了好担心可为什么还是有点小激动呢……好吧,如果她真的想要就给她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哼都是你非要这么盯着我看的害得人家辣么羞射脸都感觉有点烫呢是不是有点红啊啊啊啊啊要被帕米看见了好尴尬但是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哈莉沉浸在自己的碎碎念中不能自拔,艾薇就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默默的看着她捂脸笑。
       
  
         “哈莉?”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我就是想问你喝不喝东西。”  
     
     
            小短裤都快脱掉的哈莉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我感觉你挺热的,冰箱里面有酷爱牌的果汁。”看着哈莉略尴尬的脸,艾薇突然咧开嘴笑了,将头靠在她的大腿上。“还好这里还有冰箱,哈莉,要不然你就真的融化了——你知道岩蔷薇吗?那是西班牙南部的一种花,在这种季节下会借助阳光而自燃,轰!”艾薇突然从她腿上弹起来,头发像猩红的火焰突然窜起。“哇哦!”不得不说哈莉被吓到了,艾薇倒是很开心地噗嗤就笑了出来。
  
  
           “小白痴。”她轻轻骂了一下,站起来给哈莉拿果汁去了。
     
      
            其实哈莉想喝威士忌。
        

          简直不知道这个妈癌晚期的人要闹哪样,我早就成年了诶,她还活在新52之前吗?她这么想,下一秒又乖乖地接了果汁仰脖子灌起来。“别喝这么猛。”艾薇说,“我知道你想喝威士忌,但是我不会给你的,你喝多了很难搞。”
   
      
            天哪你知道我要喝什么你不给!不给算了你还嘲讽!嘲讽算了说我难搞是什么鬼啊你要干什么!哈莉内心掀桌怒吼。  
          
   
   
           “别不高兴了,你喝这个不是挺开心嘛。”艾薇对她笑着,即使笑的风情万种哈莉也不想看她,哼,说不看就不看,她坚决地把头扭过去。
    

  
   
            但是她没看见艾薇在她转头时凑了过来。        她的嘴唇贴在了哈莉的脸上,炽热有如太阳。     
              
      
          哈莉感觉自己要融化了。不,她在燃烧,有如岩蔷薇,那朵白色的花带着耀眼的红斑在太阳的照射下变成赤色的烈焰。
      
                她将头转了回去,决心让自己变为灰烬。          易拉罐滚在地板上,溢出冰凉的果汁,在橙黄色的果汁里面倒映着电视机里面五光十色的哥谭夜幕,蝙蝠侠在其中穿梭,游戏里面嘈杂的声音刚刚穿出就被风砸窗框的声音冲散。窗帘被高高撩起来,果汁的颜色随着阳光一起变成惨白。
   
        
              就像哈莉的肌肤。        
   
   
   
   
   
           “所以小红,岩蔷薇为什么要自燃呢?”已经将一切收拾干净之后,哈莉又毫不留情地为自己再开了罐果汁。
   
   
             “你想知道?”艾薇懒懒地躺在沙发上,身上披着着哈莉的那件宽大的T恤,她懒得去捡自己的衣服,又没哈莉那么好意思什么都不穿就坐起来——好吧,哈莉还穿着内裤,不过艾薇总不至于剥削人家的内裤吧。
  
  
           “岩蔷薇将自己燃烧,不仅将自己化为灰烬,周边的植物也会为此而受难。不过这是有原因的,趋势她的是一种强悍而自私的母爱——为了在岩石上争夺有限的生存空间,它们在花瓣上分泌油脂以自燃,将周遭一切焚毁殆尽,然后它那防火的种子就可以在岩石上恣意生长,而那些灰烬,就是种子的肥料。”     
  
  
          “这种爱会伤害很多人吧,”艾薇说,“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       
   
              算了。      
   
   

    
          哈莉还是好奇地望着她,像是守着一个没讲完的故事的小孩。     
  
  
              “看什么,我已经说完了。”毒藤不客气地说。“还要我帮你重启游戏?”  
  
  
              “好吧…我其实还不是很明白啦……”      
 
    
   
     
      
                切,你怎么会明白。
    
      
     
  
      
                   有妈癌的又不是你。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