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lass

请大家相信我没坑,只是更的太慢(大哭)

致歉


   最近真的忙到爆炸……

   新的文断断续续写了很久,有心无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下子全都砸过来,讲故事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过笃定了是要写个完整的故事,就没有放弃一说啦。Rescue系列也不会坑的。


      贴上最近在写的文的选段,是我比较喜欢的一节。




       我经常想,我的人生,那些过去的日子,只不过是一个个白天和黑夜的交替,一大片的白,然后是一大片的黑。凉爽的夏夜,节日中的欢声笑语,全被倾倒进去,被这股颜色包缠。单纯,寂静,死气沉沉。

       二者分得很开,白也白的彻底,黑也黑的绝望。我在白天凝望太阳,那是一只光芒万丈的眼,它凝视着我,聚变反应爆发的能量经过八分钟到达地球也威严不减。我凝视着它,强光刺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光,热,生命……被人们说的多么美好,为什么我不能直视它,只能是它用那一成不变的残酷目光催逼着我?

       黑夜浓稠的让人没办法喘气。这下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地面上一片死寂。苍白的月亮不过是一具尸体。我在群星中找出指引的星座,错数一颗而迷失其中。

       我就在这些灰暗而混沌的时光中爬行。尽管我儿时早就站了起来,跌破嘴唇才得以脚踏大地,走,跑…我那冷漠的母亲却没有喜悦与祝福。她选择性地忽视我的成长,免去了该对我付出的全部感情。我不明白她在拥有我这个不必要的负担之前是否是一个爱寻欢作乐的人——我怀疑这一点。她那张冷脸在雾霭、在烟气之中依旧尖锐。我甚至认为柔和的笑容是不应该出现在她如石刻雕像的脸上的。打造她的工匠一定有一双愤世嫉俗的手。

      她会因为我的诞生而嫉恨我吗,因为我在她光滑而完美的肚皮上添了大片皱缩如红丝网般丑陋的妊娠纹?我在林子里看见长的奇异而丑陋的蘑菇都恨不得来上一脚,她见了只冷笑,何必。我也见过未发育完全就被迫生下的胎儿…我强忍着恶心和恐惧把它从浴缸里抱起来,过分凸出的大眼撑着眼皮,如同摔裂的荔枝,它就是一个小肉团,血肉模糊,怪异而痛苦地挥舞四肢,被剪断的脐带无力地攀附在身上。她是否也这么看我?无论我长的多么大,无论他们如何称赞她的女儿继承的容貌,她也许始终都无法忘记我出生那一刻,没有办法忘记我是个迫不及待发出恐怖叫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丑陋的小怪物。

"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