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lass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一次练习,中世纪设定

日常ooc预警


又双叒叕被屏蔽了,老福特这点很迷,所以先放出一段,全文请走链接:"https://shimo.im/docs/wEfzFIpMxogXyJbc/"  评论区也会有,预防这一条打不开的情况。


     容音醒过来了,天还没亮,她连自己的拖鞋都来不及穿,便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在冰冷的石头做的大城堡中跑着。

       那些戴着兜帽的商队来了,马匹踩着半梦半醒的步伐,铃声微弱,却穿的透清晨如牛乳般浓稠的雾气。

        容音看着城堡下轮廓模模糊糊的人影,马匹和他们组成个大黑团,低着头就连成了一串儿。

        她想瞧见那个年轻女性,雾恼人的厚。

        人类本不该与精灵有交集。老领主知道这一点。

       然而奇妙的友谊还是建立在了他可爱的小女儿和一个年轻女精灵之间。伪装成厨娘混进城堡的璎珞疲于人类部队的连夜追赶,趁人不注意便会倒在装草料的箱子后面沉沉睡去。

       偷偷溜下来牵马的容音倒是吓了一大跳:难道弟弟知道她不会乖乖呆在房间里?

        箱子背后并没有蹭的蹦出一个小男孩,她胆子也大了起来,悄悄接近,那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即使是睡过去,那双闭起来的大眼睛却不老实的滴溜溜旋转着。她脸上的肌肤因为风吹日晒,鼻子两侧点着可爱的雀斑。容音看着她张大着嘴唇呼着气,口水都差点流下来,捂住小嘴差点笑出声音。不过这是很奇怪的:明明已经初夏,她为什么还要戴着这么严实的兜帽?那帽子下面,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是暖融融的栗子色,还是耀眼的金丝线的颜色?她缓缓地伸出小手,努力不被察觉,然后慢慢的扯下她的帽子。

        那对尖耳朵刺破了容音最后的镇静。

        璎珞被一声惊呼吵醒,手往脑门上一靠,帽子不见了。一个因为害怕而脸色发白的小女孩在身旁颤抖着。

       “喂,你呀别告诉别人。”她拉上帽子只是淡淡的交代了一句,“不然我会死的,你看过他们拧掉鸡的脑袋嘛?”

       小容音连连摇头,泪花都洒了出来。

       璎珞要是知道这里的牧师总是告诉小孩精灵无恶不作,最喜欢拿他们献祭这类诋毁的话,不知道要怎样笑岔气。

       感叹着这孩子是不是太傻,她摇摇头便准备离开。也许今天她应该躲在林子里过夜?这女孩儿的无心之过让她没办法掩盖身份了。

       城门却落了,人们说是外面来了土匪。

       璎珞在心里把这些土匪的家人全都问候了个遍,希望他们下辈子都做射箭场上活该万箭穿心的靶子。

       一夜无事,她也一夜没闭眼,蹲在棵树上。隔天哨子声响遍了整个庄园,那声音是她最熟悉的,伸手往自己袋子里摸,什么也摸不到了。她看着那个小女孩儿欢快的吹着,猎犬循着声音撒着欢儿在她身边蹭着。

       她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小偷!”

       “你们精灵才是可鄙的小偷!”

       “哨子哪里来的!”

       “我在马厩捡到的!”容音也不服输,大声争辩着。奶声奶气,像是受了饿的雏鸟。

       “你应该知道那是我掉的,那时候只有你和我在那里!”

       “你狡辩!你们精灵都是可恶的骗子!”

       璎珞居然也生气起来,“你再说一遍!”

       “骗子!”

       年轻女精灵的脸蹿红,从身后解下绳索,抱起小女孩就往她身上套。

       “你干什么!我要喊了!”

        这倒提醒了魏璎珞,她从女孩身上抽出块丝绸帕子,揉成一团就塞在别人嘴里。

        她把女孩吊在了树上,小女孩拼了命想要叫喊,硬是把自己的脸憋成蓝莓的颜色。

        璎珞做完这一切,到附近摘了几个苹果就开始对着这一幕欣赏起来。虽然这一幕确实滑稽极了,看到小女孩眼角有些泪光,她笑不出来,到嘴里的苹果脆的发酸。

        “真没出息。”她灵活的窜上树,把容音缓缓的放了下来。解绑的时候也格外小心:她怕再次弄疼人家。一切都做完她才发现忘了把那团手帕抽出来,容音呜呜咽咽的已经好半天了。

       “你忘恩负义!”女孩看起来要哭出来的样子,指责的声音也没弱下去几分。

       “我们精灵又成忘恩负义的种族啦?大小姐,谁教您这些话的?”在小孩子面前话只说到这里,其实璎珞后面还有一句:我马上就把他射个对儿穿!”

        “你昨天告诉我不要跟别人提你是精灵,我一个字也没有讲!你却这么对我,还骂我是小偷!你……”声泪俱下的控诉才是色香味俱全的控诉,璎珞看见这小女孩动不动掉泪,心中顿时一惊:这下遇到对手了。

        “好好,我的大小姐,是我忘恩负义,我不是东西,您行行好别哭了?看在精灵贤王——呸,人类国王的份上?”她不顾容音的反对,手蹭着容音的小脸给她擦着泪,“你看看你漂亮的小脸都哭的,像个挤瘪了的柠檬!”

       容音听到这个比喻倒是被逗得破涕为笑,“既然笑了就别再哭了啊!”她看着年轻女精灵解脱一般,也绽放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容音醒过来了,天还没亮,她连自己的拖鞋都来不及穿,便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在冰冷的石头做的大城堡中跑着。

那些戴着兜帽的商队来了,马匹踩着半梦半醒的步伐,铃声微弱,却穿的透清晨如牛乳般浓稠的雾气。

容音看着城堡下轮廓模模糊糊的人影,马匹和他们组成个大黑团,低着头就连成了一串儿。

她想瞧见那个年轻女性,雾恼人的厚。

人类本不该与精灵有交集。老领主知道这一点。

然而奇妙的友谊还是建立在了他可爱的小女儿和一个年轻女精灵之间。伪装成厨娘混进城堡的璎珞疲于人类部队的连夜追赶,趁人不注意便会倒在装草料的箱子后面沉沉睡去。

偷偷溜下来牵马的容音倒是吓了一大跳:难道弟弟知道她不会乖乖呆在房间里?

箱子背后并没有蹭的蹦出一个小男孩,她胆子也大了起来,悄悄接近,那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即使是睡过去,那双闭起来的大眼睛却不老实的滴溜溜旋转着。她脸上的肌肤因为风吹日晒,鼻子两侧点着可爱的雀斑。容音看着她张大着嘴唇呼着气,口水都差点流下来,捂住小嘴差点笑出声音。不过这是很奇怪的:明明已经初夏,她为什么还要戴着这么严实的兜帽?那帽子下面,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是暖融融的栗子色,还是耀眼的金丝线的颜色?她缓缓地伸出小手,努力不被察觉,然后慢慢的扯下她的帽子。

那对尖耳朵刺破了容音最后的镇静。

璎珞被一声惊呼吵醒,手往脑门上一靠,帽子不见了。一个因为害怕而脸色发白的小女孩在身旁颤抖着。

“喂,你呀别告诉别人。”她拉上帽子只是淡淡的交代了一句,“不然我会死的,你看过他们拧掉鸡的脑袋嘛?”

小容音连连摇头,泪花都洒了出来。

璎珞要是知道这里的牧师总是告诉小孩精灵无恶不作,最喜欢拿他们献祭这类诋毁的话,不知道要怎样笑岔气。

感叹着这孩子是不是太傻,她摇摇头便准备离开。也许今天她应该躲在林子里过夜?这女孩儿的无心之过让她没办法掩盖身份了。

城门却落了,人们说是外面来了土匪。

璎珞在心里把这些土匪的家人全都问候了个遍,希望他们下辈子都做射箭场上活该万箭穿心的靶子。

一夜无事,她也一夜没闭眼,蹲在棵树上。隔天哨子声响遍了整个庄园,那声音是她最熟悉的,伸手往自己袋子里摸,什么也摸不到了。她看着那个小女孩儿欢快的吹着,猎犬循着声音撒着欢儿在她身边蹭着。

她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小偷!”

“你们精灵才是可鄙的小偷!”

“哨子哪里来的!”

“我在马厩捡到的!”容音也不服输,大声争辩着。奶声奶气,像是受了饿的雏鸟。

“你应该知道那是我掉的,那时候只有你和我在那里!”

“你狡辩!你们精灵都是可恶的骗子!”

璎珞居然也生气起来,“你再说一遍!”

“骗子!”

年轻女精灵的脸蹿红,从身后解下绳索,抱起小女孩就往她身上套。

“你干什么!我要喊了!”

这倒提醒了魏璎珞,她从女孩身上抽出块丝绸帕子,揉成一团就塞在别人嘴里。

她把女孩吊在了树上,小女孩拼了命想要叫喊,硬是把自己的脸憋成蓝莓的颜色。

璎珞做完这一切,到附近摘了几个苹果就开始对着这一幕欣赏起来。虽然这一幕确实滑稽极了,看到小女孩眼角有些泪光,她笑不出来,到嘴里的苹果脆的发酸。

“真没出息。”她灵活的窜上树,把容音缓缓的放了下来。解绑的时候也格外小心:她怕再次弄疼人家。一切都做完她才发现忘了把那团手帕抽出来,容音呜呜咽咽的已经好半天了。

“你忘恩负义!”女孩看起来要哭出来的样子,指责的声音也没弱下去几分。

“我们精灵又成忘恩负义的种族啦?大小姐,谁教您这些话的?”在小孩子面前话只说到这里,其实璎珞后面还有一句:我马上就把他射个对儿穿!”

“你昨天告诉我不要跟别人提你是精灵,我一个字也没有讲!你却这么对我,还骂我是小偷!你……”声泪俱下的控诉才是色香味俱全的控诉,璎珞看见这小女孩动不动掉泪,心中顿时一惊:这下遇到对手了。

“好好,我的大小姐,是我忘恩负义,我不是东西,您行行好别哭了?看在精灵贤王——呸,人类国王的份上?”她不顾容音的反对,手蹭着容音的小脸给她擦着泪,“你看看你漂亮的小脸都哭的,像个挤瘪了的柠檬!”

       容音听到这个比喻倒是被逗得破涕为笑,“既然笑了就别再哭了啊!”她看着年轻女精灵解脱一般,也绽放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评论(9)

热度(71)

  1. Cathy_HXY97LOOKINgla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