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lass

周更(?)丢人写手
想把最好的东西放送给大家!

觉了,我tm是预言帝吧??

侦探故事/恶名之下 (上)

#超长预警


#极度ooc预警


#狗作者的智商表示不够用,大哭



#贴上链接预警


https://shimo.im/docs/JzEB4eFwCMUOxRRw

我现在正式宣布我是模特小姐姐和摄影师姐妹的舔🐶!!!姐妹们🐂🍺!!


致歉


   最近真的忙到爆炸……

   新的文断断续续写了很久,有心无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下子全都砸过来,讲故事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过笃定了是要写个完整的故事,就没有放弃一说啦。Rescue系列也不会坑的。


      贴上最近在写的文的选段,是我比较喜欢的一节。




       我经常想,我的人生,那些过去的日子,只不过是一个个白天和黑夜的交替,一大片的白,然后是一大片的黑。凉爽的夏夜,节日中的欢声笑语,全被倾倒进去,被这股颜色包缠。单纯,寂静,死气沉沉。

       二者分得很开,白也白的彻底,黑也黑的绝望。我在白天凝望太阳,那是一只光芒万丈的眼,它凝视着我,聚变反应爆发的能量经过八分钟到达地球也威严不减。我凝视着它,强光刺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光,热,生命……被人们说的多么美好,为什么我不能直视它,只能是它用那一成不变的残酷目光催逼着我?

       黑夜浓稠的让人没办法喘气。这下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地面上一片死寂。苍白的月亮不过是一具尸体。我在群星中找出指引的星座,错数一颗而迷失其中。

       我就在这些灰暗而混沌的时光中爬行。尽管我儿时早就站了起来,跌破嘴唇才得以脚踏大地,走,跑…我那冷漠的母亲却没有喜悦与祝福。她选择性地忽视我的成长,免去了该对我付出的全部感情。我不明白她在拥有我这个不必要的负担之前是否是一个爱寻欢作乐的人——我怀疑这一点。她那张冷脸在雾霭、在烟气之中依旧尖锐。我甚至认为柔和的笑容是不应该出现在她如石刻雕像的脸上的。打造她的工匠一定有一双愤世嫉俗的手。

      她会因为我的诞生而嫉恨我吗,因为我在她光滑而完美的肚皮上添了大片皱缩如红丝网般丑陋的妊娠纹?我在林子里看见长的奇异而丑陋的蘑菇都恨不得来上一脚,她见了只冷笑,何必。我也见过未发育完全就被迫生下的胎儿…我强忍着恶心和恐惧把它从浴缸里抱起来,过分凸出的大眼撑着眼皮,如同摔裂的荔枝,它就是一个小肉团,血肉模糊,怪异而痛苦地挥舞四肢,被剪断的脐带无力地攀附在身上。她是否也这么看我?无论我长的多么大,无论他们如何称赞她的女儿继承的容貌,她也许始终都无法忘记我出生那一刻,没有办法忘记我是个迫不及待发出恐怖叫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丑陋的小怪物。

"




   

心态略崩……和剁手没关系啦



更新好的文段被吃了(


pe软件,我zqsg的哭了

记梗


突然好想写和风设定的令后/风月组(


女城主之类的也是相当带感啊ww



大概是家主x家臣设定(?




带纯娴,娴设定成女扮男装(xixi)的城主,政治联姻的关系娶了苏喵喵(发出cp狗的声音:结婚!)



最近忙到爆……可能很晚才能出成品(


练习三,精神病人

#是纯娴


#一部很难过的作品


#由于一些问题怎么粘贴lof显示的都是两遍,还是老实贴链接吧。我其实挺惋惜的,好不容易没被屏蔽一次,结果出bug了(笑)


链接:https://shimo.im/docs/7hrZYLMXMTwrElcc/ 

太难了。



这个题材真的太难了。

练习二,关于乐团

#家常便饭的ooc,已经演变成cwc的趋势了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这篇我和朋友都觉得是嗑了药的产物hhhhhhh



#第一次试开小破车🚗,是真的破啊,还漏电,觉得雷和不舒服是正常的,轻喷



#已经做好屏蔽的觉悟了,双手捧上链接:

 

https://shimo.im/docs/rBWhFA0j6ywa1bA9/ 

评论区也会有,防止这条链接在正文打不开的情况。



最后谢谢各位观众老爷能够抽出时间来看我又臭又长的胡言乱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次练习,中世纪设定

日常ooc预警


又双叒叕被屏蔽了,老福特这点很迷,所以先放出一段,全文请走链接:"https://shimo.im/docs/wEfzFIpMxogXyJbc/"  评论区也会有,预防这一条打不开的情况。


     容音醒过来了,天还没亮,她连自己的拖鞋都来不及穿,便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在冰冷的石头做的大城堡中跑着。

       那些戴着兜帽的商队来了,马匹踩着半梦半醒的步伐,铃声微弱,却穿的透清晨如牛乳般浓稠的雾气。

        容音看着城堡下轮廓模模糊糊的人影,马匹和他们组成个大黑团,低着头就连成了一串儿。

        她想瞧见那个年轻女性,雾恼人的厚。

        人类本不该与精灵有交集。老领主知道这一点。

       然而奇妙的友谊还是建立在了他可爱的小女儿和一个年轻女精灵之间。伪装成厨娘混进城堡的璎珞疲于人类部队的连夜追赶,趁人不注意便会倒在装草料的箱子后面沉沉睡去。

       偷偷溜下来牵马的容音倒是吓了一大跳:难道弟弟知道她不会乖乖呆在房间里?

        箱子背后并没有蹭的蹦出一个小男孩,她胆子也大了起来,悄悄接近,那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即使是睡过去,那双闭起来的大眼睛却不老实的滴溜溜旋转着。她脸上的肌肤因为风吹日晒,鼻子两侧点着可爱的雀斑。容音看着她张大着嘴唇呼着气,口水都差点流下来,捂住小嘴差点笑出声音。不过这是很奇怪的:明明已经初夏,她为什么还要戴着这么严实的兜帽?那帽子下面,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是暖融融的栗子色,还是耀眼的金丝线的颜色?她缓缓地伸出小手,努力不被察觉,然后慢慢的扯下她的帽子。

        那对尖耳朵刺破了容音最后的镇静。

        璎珞被一声惊呼吵醒,手往脑门上一靠,帽子不见了。一个因为害怕而脸色发白的小女孩在身旁颤抖着。

       “喂,你呀别告诉别人。”她拉上帽子只是淡淡的交代了一句,“不然我会死的,你看过他们拧掉鸡的脑袋嘛?”

       小容音连连摇头,泪花都洒了出来。

       璎珞要是知道这里的牧师总是告诉小孩精灵无恶不作,最喜欢拿他们献祭这类诋毁的话,不知道要怎样笑岔气。

       感叹着这孩子是不是太傻,她摇摇头便准备离开。也许今天她应该躲在林子里过夜?这女孩儿的无心之过让她没办法掩盖身份了。

       城门却落了,人们说是外面来了土匪。

       璎珞在心里把这些土匪的家人全都问候了个遍,希望他们下辈子都做射箭场上活该万箭穿心的靶子。

       一夜无事,她也一夜没闭眼,蹲在棵树上。隔天哨子声响遍了整个庄园,那声音是她最熟悉的,伸手往自己袋子里摸,什么也摸不到了。她看着那个小女孩儿欢快的吹着,猎犬循着声音撒着欢儿在她身边蹭着。

       她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小偷!”

       “你们精灵才是可鄙的小偷!”

       “哨子哪里来的!”

       “我在马厩捡到的!”容音也不服输,大声争辩着。奶声奶气,像是受了饿的雏鸟。

       “你应该知道那是我掉的,那时候只有你和我在那里!”

       “你狡辩!你们精灵都是可恶的骗子!”

       璎珞居然也生气起来,“你再说一遍!”

       “骗子!”

       年轻女精灵的脸蹿红,从身后解下绳索,抱起小女孩就往她身上套。

       “你干什么!我要喊了!”

        这倒提醒了魏璎珞,她从女孩身上抽出块丝绸帕子,揉成一团就塞在别人嘴里。

        她把女孩吊在了树上,小女孩拼了命想要叫喊,硬是把自己的脸憋成蓝莓的颜色。

        璎珞做完这一切,到附近摘了几个苹果就开始对着这一幕欣赏起来。虽然这一幕确实滑稽极了,看到小女孩眼角有些泪光,她笑不出来,到嘴里的苹果脆的发酸。

        “真没出息。”她灵活的窜上树,把容音缓缓的放了下来。解绑的时候也格外小心:她怕再次弄疼人家。一切都做完她才发现忘了把那团手帕抽出来,容音呜呜咽咽的已经好半天了。

       “你忘恩负义!”女孩看起来要哭出来的样子,指责的声音也没弱下去几分。

       “我们精灵又成忘恩负义的种族啦?大小姐,谁教您这些话的?”在小孩子面前话只说到这里,其实璎珞后面还有一句:我马上就把他射个对儿穿!”

        “你昨天告诉我不要跟别人提你是精灵,我一个字也没有讲!你却这么对我,还骂我是小偷!你……”声泪俱下的控诉才是色香味俱全的控诉,璎珞看见这小女孩动不动掉泪,心中顿时一惊:这下遇到对手了。

        “好好,我的大小姐,是我忘恩负义,我不是东西,您行行好别哭了?看在精灵贤王——呸,人类国王的份上?”她不顾容音的反对,手蹭着容音的小脸给她擦着泪,“你看看你漂亮的小脸都哭的,像个挤瘪了的柠檬!”

       容音听到这个比喻倒是被逗得破涕为笑,“既然笑了就别再哭了啊!”她看着年轻女精灵解脱一般,也绽放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容音醒过来了,天还没亮,她连自己的拖鞋都来不及穿,便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在冰冷的石头做的大城堡中跑着。

那些戴着兜帽的商队来了,马匹踩着半梦半醒的步伐,铃声微弱,却穿的透清晨如牛乳般浓稠的雾气。

容音看着城堡下轮廓模模糊糊的人影,马匹和他们组成个大黑团,低着头就连成了一串儿。

她想瞧见那个年轻女性,雾恼人的厚。

人类本不该与精灵有交集。老领主知道这一点。

然而奇妙的友谊还是建立在了他可爱的小女儿和一个年轻女精灵之间。伪装成厨娘混进城堡的璎珞疲于人类部队的连夜追赶,趁人不注意便会倒在装草料的箱子后面沉沉睡去。

偷偷溜下来牵马的容音倒是吓了一大跳:难道弟弟知道她不会乖乖呆在房间里?

箱子背后并没有蹭的蹦出一个小男孩,她胆子也大了起来,悄悄接近,那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即使是睡过去,那双闭起来的大眼睛却不老实的滴溜溜旋转着。她脸上的肌肤因为风吹日晒,鼻子两侧点着可爱的雀斑。容音看着她张大着嘴唇呼着气,口水都差点流下来,捂住小嘴差点笑出声音。不过这是很奇怪的:明明已经初夏,她为什么还要戴着这么严实的兜帽?那帽子下面,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是暖融融的栗子色,还是耀眼的金丝线的颜色?她缓缓地伸出小手,努力不被察觉,然后慢慢的扯下她的帽子。

那对尖耳朵刺破了容音最后的镇静。

璎珞被一声惊呼吵醒,手往脑门上一靠,帽子不见了。一个因为害怕而脸色发白的小女孩在身旁颤抖着。

“喂,你呀别告诉别人。”她拉上帽子只是淡淡的交代了一句,“不然我会死的,你看过他们拧掉鸡的脑袋嘛?”

小容音连连摇头,泪花都洒了出来。

璎珞要是知道这里的牧师总是告诉小孩精灵无恶不作,最喜欢拿他们献祭这类诋毁的话,不知道要怎样笑岔气。

感叹着这孩子是不是太傻,她摇摇头便准备离开。也许今天她应该躲在林子里过夜?这女孩儿的无心之过让她没办法掩盖身份了。

城门却落了,人们说是外面来了土匪。

璎珞在心里把这些土匪的家人全都问候了个遍,希望他们下辈子都做射箭场上活该万箭穿心的靶子。

一夜无事,她也一夜没闭眼,蹲在棵树上。隔天哨子声响遍了整个庄园,那声音是她最熟悉的,伸手往自己袋子里摸,什么也摸不到了。她看着那个小女孩儿欢快的吹着,猎犬循着声音撒着欢儿在她身边蹭着。

她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小偷!”

“你们精灵才是可鄙的小偷!”

“哨子哪里来的!”

“我在马厩捡到的!”容音也不服输,大声争辩着。奶声奶气,像是受了饿的雏鸟。

“你应该知道那是我掉的,那时候只有你和我在那里!”

“你狡辩!你们精灵都是可恶的骗子!”

璎珞居然也生气起来,“你再说一遍!”

“骗子!”

年轻女精灵的脸蹿红,从身后解下绳索,抱起小女孩就往她身上套。

“你干什么!我要喊了!”

这倒提醒了魏璎珞,她从女孩身上抽出块丝绸帕子,揉成一团就塞在别人嘴里。

她把女孩吊在了树上,小女孩拼了命想要叫喊,硬是把自己的脸憋成蓝莓的颜色。

璎珞做完这一切,到附近摘了几个苹果就开始对着这一幕欣赏起来。虽然这一幕确实滑稽极了,看到小女孩眼角有些泪光,她笑不出来,到嘴里的苹果脆的发酸。

“真没出息。”她灵活的窜上树,把容音缓缓的放了下来。解绑的时候也格外小心:她怕再次弄疼人家。一切都做完她才发现忘了把那团手帕抽出来,容音呜呜咽咽的已经好半天了。

“你忘恩负义!”女孩看起来要哭出来的样子,指责的声音也没弱下去几分。

“我们精灵又成忘恩负义的种族啦?大小姐,谁教您这些话的?”在小孩子面前话只说到这里,其实璎珞后面还有一句:我马上就把他射个对儿穿!”

“你昨天告诉我不要跟别人提你是精灵,我一个字也没有讲!你却这么对我,还骂我是小偷!你……”声泪俱下的控诉才是色香味俱全的控诉,璎珞看见这小女孩动不动掉泪,心中顿时一惊:这下遇到对手了。

“好好,我的大小姐,是我忘恩负义,我不是东西,您行行好别哭了?看在精灵贤王——呸,人类国王的份上?”她不顾容音的反对,手蹭着容音的小脸给她擦着泪,“你看看你漂亮的小脸都哭的,像个挤瘪了的柠檬!”

       容音听到这个比喻倒是被逗得破涕为笑,“既然笑了就别再哭了啊!”她看着年轻女精灵解脱一般,也绽放出如释重负的微笑。